首页 »

纽交所为何特意到中国拜访一家快递公司?

2019/8/14 8:29:01

纽交所为何特意到中国拜访一家快递公司?

 

今天下午,美国纽约证券交易所资本市场部全球负责人Garvis Toler与纽交所中国首席代表苏鹏一行,到中国拜访了一家名为“闪送”的科技公司总部。纽交所表示,非常欢迎闪送作为中国共享经济模式的代表性企业,将来能够选择在纽交所融资上市。

 

 

Garvis Toler表示,亚洲IPO市场在科技企业高速发展的推动下将迎来复苏,预计到2017年底将达到两位数增长。纽交所一直与纳斯达克争夺潜在的IPO,其中包括科技和互联网行业公司。过去几年,纽交所赢得了一些大型IPO,例如创全球IPO规模记录的阿里巴巴集团,创了美股史上最大IPO,而其他如当当网、新东方、中海油等中国优秀的企业也在纽交所成功上市。

 

速递行业并非新兴,而纽交所此行,看中的是共享经济模式的快递企业。

 

Garvis Toler表示,海外资本市场非常看好中国速递行业共享经济模式的发展,他本人对“互联网+”时代下,中国物流众包服务一直比较关注,而闪送作为目前中国最大的互联网P2P速递众包服务,引起了他极大的兴趣,此行也意在一探究竟。

 

所谓“共享经济模式”,就是基于一个由第三方创建并依赖信息技术运行的平台,所有用户个体自由组合连接,或交易闲置物品,或共享服务,或分享知识经验,或为创新项目筹集资金的协同运作方式。

 

目前快递业模式大部分是由快递公司雇佣全职快递员进行商品配送,它对人力资源的需求非常大,一旦短缺就会造成快递的延误。“闪送当时就是看到了中国快递物流的这个问题而后创立的。”闪送创始人薛鹏向Garvis Toler介绍了闪送的服务模式,“15分钟上门,60分钟送达。从送餐送物等常规的快递,到代买物品,帮取文件、钥匙,只要你能说出明确的A、B点和时间节点,除了违禁物品,什么都可以送。”

 

共享经济模式下的快递业相对于传统快递业来讲是轻资产模式。闪送的运作模式很简单:用户通过APP下单,系统会自动把订单推送到客户周围的闪送员手机上,由其就近进行抢单。

 

闪送员都是通过“互联网众包”的形式来招募,他们没有明确的工作合同,只需下载APP,即可注册一个闪送员身份,类似于近几年兴起的“优步”和“易道”等打车软件,这也是Garvis Toler感兴趣的地方。

 

“传统的点对点和中心辐射型运输应该让步于分布式的联合运输。”杰里米·里夫金曾在《零边际成本社会》中以物流为例论证了这种方式。

 

事实上,美国Uber已经开始了这种模式的探索。通过美国Uber最近推出的同城快递服务Uber Rush,用户发现现在可以在Uber上叫快递了。Uber司机在接受下单后将物品派送到目的地,用户可以看到在App上看到物品的实时位置和预计到达时间。这种模式和闪送很相似。

 

 

目前,“闪送”服务覆盖全国31个城市,有1000多万用户使用过该服务,在上海,每天有2万多名闪送员奔跑在接单和送单的路上。

 

“这种共享模式的快递需要依靠的是人脉和规模,只有当单个城市的闪送员数量达到一定密度,才能保证接单时间和送达时间。”薛鹏向Garvis Toler介绍,“目前,闪送在上海的规模已经可以保证15分钟上门,60分钟送达。”

 

Garvis Toler对闪送这种创新性的服务模式非常感兴趣,他表示纽交所非常欢迎更多中国共享经济模式的代表性企业将来能够选择在纽交所融资上市。

 


本文图片:闪送供图   图片编辑:邵竞 (编辑邮箱:jfshquxian@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