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们记起,不是为了仇恨

2019/7/30 16:21:31

我们记起,不是为了仇恨

 

鞋子、眼镜、帽子以及各式大小提包,甚至是内裤等行李物品,都散乱地遗落在火车站售票大厅和一楼进站口附近的地面上。

 

车站内的商铺,都反常地提早关门歇业。正准备乘坐当晚火车前往丽江上学的20岁女学生陈自宏,与男友小王,都被这起突如其来的砍人骚乱吓得不轻。两人双手紧紧相握,和其他旅客一样,躲在售票大厅内一处角落,不敢再走出售票厅大门一步。

 

3月1日夜间9时20分左右,昆明火车站发生暴力恐怖事件,导致29人遇难,140余人不同程度受伤。

 

A:

 

虽然事过已有一月有余,但回想起事发后第一时间前往现场采访的经过,我至今仍有些余悸。回想起来,如果围观的人群中,还藏有在逃的逃犯……

 

当晚21时40分许,刚值完夜班的我,拖着疲惫的身子,拎着一盒云南特有的米线,走进租房内的客厅,还未等我打开这顿晚餐,也没来得及去上楼上卧室休息片刻,就接到朋友刘子实发来的一条短信:"龙哥,昆明火车站发生砍人事件了。"

 

的士行至离火车站还有几百米的永平路段时,街道早已被堵得水泄不通。这也让我意识到,晚上的夜班又要延长了。透过车窗,隐约能看到车前堵了几辆闪着警灯的特警车,为赶在特警封锁现场前闯进去,我迅速下车开始跑步赶往车站。

 

车站内,旅客在公安民警的疏散下,逐渐恢复了平静。第一售票大厅排队买票的多数旅客因受到惊吓,甩掉了随身的行李物品,现场一片狼藉。有刚躲过一劫的旅客正拨打着电话向家人报平安,还有部分伤者在热心市民的帮助下,被紧急送往医院。

 

伤者中,他们有的是准备去上学的大学生;也有的是刚旅游完准备回程的游客;还有的是才出门务工的农民工。那一夜,他们有的失去了同学,有的失去了伙伴,有的失去了亲人。

 

从未敢想过,残忍的暴徒会对手无寸铁的无辜群众下如此毒手,除了谴责,更希望他们能早日被绳之以法,还伤者和逝者家属以及全社会,乃至全人类一个公道。

 

事发没多久,救援的人员也迅速赶到了现场,一些目击者对我说,民警为了救人甚至是徒手上阵,其中有个别民警为了分散暴徒砍杀无辜群众的注意力,争取更多的救援时间,而大声朝着歹徒说,"来砍我呀!"

 

来昆明找工作无果的四川小伙吴波,事发时正在火车站附近吃夜宵,得知火车站发生砍人骚乱,他赶到现场与三名保安,用简易药箱为伤员包扎,又连续抬了十多名伤者,上了最后一趟抵达火车站的44路末班公交车,逆行闯红灯,最后将一车伤员送到了医院。

 

的士司机、乃至路过火车站的私家车车主,都纷纷加入到了救人的队伍。救人者与被救者事前并不相识,但在那一刻,他们似乎都被拧成了一根绳,都义无返顾地站出来抢救伤员。

 

那一刻,也让我深深地感受到了生命对生命的敬畏,虽然他们是来自不同的城市,有着不同的身份,但这些都不妨碍他们伸出一只手,去帮助身边素昧平生的伤员。

 

B:

 

一夜间,昆明火车站就从人员最混杂的区域,变成了聚集重兵把手的地方,白天能看到装甲车和全副武装的持枪战士来回巡逻,这甚至成了来车站转乘火车旅客的另一道特别风景。

 

为了让参与救援、维护现场秩序的工作人员,能更好地救人,附近一些商铺宣布可以免费为工作人员提供餐饮;不少爱心市民则纷纷到各大临时捐血点献血,为治疗过程中需要用血的伤者,奉献自己的一丝温度。

 

媒体以及网友则转载刊出:"今夜我们都是昆明人"、"昆明挺住"等温情的文字。而市民们各种自发助人的行动,更散发出人性的闪光。

 

 第二天中午,昆明火车站前的"奔牛"铜像前的广场上,陆续有市民前来献花吊唁遇难者。不少大学生志愿者,甚至自发买来白菊花,免费送给市民哀悼。而我,也在广场铜像前为遇难同胞们敬献花篮并默哀。

 

3月6日,祭奠逝者的花圈花篮和鲜花,摆满了整个铜像前的空地。每晚,也都会有志愿者,买来蜡烛摆成心形点亮祈福至深夜。

 

刚从成都赶到昆明火车站的游客张玉琳,戴着遮阳帽和墨镜,穿着长裙拖着行李箱走出了火车站。路过广场时,她也轻轻地走到免费发送鲜花的台前,写下一句"阳光打在脸上,春城依然美好,愿生者与逝者安详!"

 

随即她领了一束鲜花,来到"奔牛铜像前,取下帽子,摘下墨镜,开始静静闭目祈祷。放下手中的花,她说,"有阳光真好,有阳光就有希望。"

 

转过身,她的背影消失在了人群中,只留下一束有阳光照耀着的鲜花。

 

伤亡者中,他们或曾是来异乡寻梦未归家的游子,或曾是为求生计支撑家庭的主力,亦或曾是从你我身边擦肩而过的一个个鲜活生命……

 

在这寄托哀思的日子,我想起那一天的受难者,不是因为仇恨,而是因为我从生者身上感受到的失去的痛楚,唯有沉淀心灵,聆听自性,以最诚挚的心念,为那些无辜的死者点一盏心灯,愿暴戾不再,愿和平永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