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观察|阿勒颇是怎么变成“叙利亚的斯大林格勒”的

2019/9/18 6:57:15

观察|阿勒颇是怎么变成“叙利亚的斯大林格勒”的

多方消息证实,叙利亚政府军已“全面控制”叙北部重镇阿勒颇。

这似乎意味着,阿勒颇之战终于走向终局。但回首这场战役,却有个问题必须回答:是什么让一场内战中的城市攻防战,变成了“叙利亚的斯大林格勒”?

 

12月13日,在叙利亚阿勒颇,民众从武装分子控制区撤离。

 

进入21世纪之后最为惨烈的巷战

从2012年7月19日叙利亚自由军联合库尔德民兵、伊斯兰阵线等反对派武装,向驻守的叙利亚政府军、真主党及什叶派民兵发动攻击开始,阿勒颇之战已进入第五年,期间发生的街头混战和游击巷战,堪称进入21世纪之后最为惨烈的一役。

从战局的走势看,这4年多时间里,叙政府军和反对派武装虽然互有攻守,但谁都没有改变2012年确定的控制区大体范围。在地形复杂的城区,政府军难以施展重火力和重装备的威力,大量平民伤亡的政治代价更是大得无法承受。缺乏训练缺乏攻城重装备的反对派武装,虽然发动过几次对政府军控制的城区要点和补给线的攻击,却也始终啃不下来。

去年9月30日,俄罗斯出动空天力量强势介入叙利亚内战,使叙政府军得以喘息休整,徐图再战,也开启了今年叙政府军大举反击、收复阿勒颇的序幕。在切断反对派势力主要补给线的基础上,今年11月下旬以来,叙政府军对阿勒颇东部城区渐成合围之势。直至昨日,俄罗斯常驻联合国代表维塔利·丘尔金在联合国安理会会议上宣布:“阿勒颇东部的军事行动已经结束,叙利亚政府已经重新建立了对阿勒颇东部的控制。”

不过也同样在昨天,阿勒颇冲突双方再度激烈交火,据俄罗斯驻叙停火观察机构说,叙反政府武装分子利用停火重新聚集力量,向政府军据点发动袭击,政府军随后予以回击。但反政府武装方面称,叙政府军先向其控制区发动密集空袭和炮击。叙利亚通讯社则报道,当天反政府武装分子炮击了阿勒颇的政府控制区,造成数十人死伤。大概也只能说,这就是典型的阿勒颇之战的场面。

 

打成拉锯战因为谁都不愿失去阿勒颇

战局的胶着,首先是因为阿勒颇太重要,以至于双方都不舍得放弃,所以势必你来我往打成拉锯战。

阿勒颇位于叙利亚西部地中海岸以西120 公里,人口超过200 万,在内战爆发前,阿勒颇是叙利亚第一大工商业中心城市,地位仅次于首都大马士革。在历史上,阿勒颇就曾是地中海通向小亚细亚、阿拉伯半岛、波斯等地的古代商路上的一个重要地点。在而今,阿勒颇有铁路通往伊拉克、土耳其、地中海岸、黎巴嫩与本国南部及约旦,还建有叙利亚第二大枢纽机场——阿勒颇国际机场,其经济价值不言而喻。

对叙政府军来说,如果能完全控制阿勒颇,对稳固政权、提振士气具有重大意义。叙利亚反对派则曾宣称,阿勒颇是“叙利亚的班加西”,一度是他们建立“第二首都”,与政府分庭抗礼的重要目标。而且控制阿勒颇之后,反对派手中的其他几座西北部城市能够连成一片,与政府军形成南北对峙的局面,尽可以谋取全国,退至少可以割据一地。

不过,2012年时,叙利亚反对派之所以把首次真正的大规模进攻放在阿勒颇方向,除了经济政治价值,还有更实际的考虑。阿勒颇向北距土耳其边境仅约45公里,在一开始就缺兵少粮武器装备匮乏的反对派看来,掌握这个通往土耳其的关键口岸,也就打开了一扇接收外部援助的门户。所以,从叙利亚内战爆发之初反对派便盯上了阿勒颇,甚至在反复政治攻心策反当地民众无效之后,直接动用武力夺取。

 

12月7日,叙利亚政府军在阿勒颇东部新收复的城区巡逻。

 

毕其功于一役政府军有心无力

无论是叙利亚政府军还是反对派武装,除非是有意要把血流尽,或者牵制对手于一地,把一场城市攻防战打成消耗战,师老兵疲都不是一个正确的选择。谁都想一锤子买卖搞定,可阿勒颇之战之所以迁延日久,另一个原因恰恰是在4年多时间里,双方都很难集中兵力毕其功于一役。从政府军这边看,阿勒颇地处国土北端,从大马士革输送补给和投送兵力都鞭长莫及,而且叙政府军从内战开始之后就一直四面受敌到处灭火左支右绌,大片国土落入他人之手,士气动摇,使得兵源流失的问题十分突出,甚至不少反对派武装甚至就是变节跑到另一边去的政府军。

有资料显示,2012年阿勒颇之战开打时,政府方面的守备力量仅有2万人。2016年3月初,得益于俄罗斯的军事介入,叙军能够调遣更多机动部队驰援北部战区。但就是这样,据《华尔街日报》报道,加上俄军的空天部队、俄军“格鲁乌”特种部队、伊朗革命卫队“圣城旅”、黎巴嫩真主党武装、伊拉克什叶派民兵及阿拉维派“沙比哈”民兵这些在政府军一边参战的力量,政府军方面地面围城部队约2万人。另一些消息源则指出,阿勒颇周边政府军一方的兵力达到5万。无论采信哪种数据,以进攻兵力至少3倍于敌的基本要求来看,以这样的兵力要拿下一个大城市,实在有点紧张。更何况进入巷战阶段后,即使是兵力占优的一方,如果没有城市作战的经验,甚至是经过特种作战训练,也未必能讨到便宜。

 

2012年8月14日 ,在叙利亚阿勒颇,一名“叙利亚自由军”成员使用阻击步枪进行瞄准。

 

反对派构成虽杂但绝非鱼腩

有报道称,在阿勒颇战场上,反对派的武装力量不下几十支,其中比较成规模的是“叙利亚自由军”“伊斯兰国”“救国阵线”(又称“支持阵线”),以及库尔德武装。“叙利亚自由军”是叙利亚内战爆发后出现的准军事部队,主要由叙利亚军队叛逃人员组成,人数大约1.5万人左右。“伊斯兰国”的力量之强自不待言,在阿勒颇至少有4000多兵力。“救国阵线”则是“基地”组织在叙利亚的分支。虽然今年7月“救国阵线”宣称脱离“基地”组织,连名字也改成了“征服阵线”,可是在外界看来,这种“洗白”缺乏说服力。有资料显示,活跃在阿勒颇的“救国阵线”约有2500人。此外,库尔德武装的兵力据估计也有数千人。

阿勒颇之战开打之后,这些反对派武装时而联手对抗政府军,时而又为了争夺城区地盘彼此大打出手。比如“救国阵线”就曾火拼同为恐怖主义组织的“伊斯兰国”武装。但看上去七拼八凑的反对派武装,却能在阿勒颇站住脚,首先是其吸纳新成员的速度惊人。据报道,“救国阵线”在2012年成立之初,人员总数在6000到1万之间,尽管4年多时间里屡屡损兵折将,但到今年4月,其规模反而增加到1.5万至2万人。其次,渗透入反对派势力的“基地”和“伊斯兰国”组织,尤其擅长游击战术,在城市作战中得心应手,冷枪狙击、路边炸弹、人盾等手段狠辣令人闻风丧胆。2012年11月,《华盛顿邮报》就将“救国阵线”描述为“叙利亚最具进攻性、最为成功的一支叛军”。换句话说,摆在叙政府军面前的,绝不是什么“鱼腩”,而是战斗素质和意志不亚于正规军的武装。

 

10月7日,俄罗斯国防部副部长安东诺夫表示,发现10支叙反对派武装为恐怖组织作战。

 

外部势力干预频频搅乱战局

回顾迄今为止的阿勒颇之战,还有一点不能不提。那就是从一开始,这场战役就不单纯是内战的一部分,而是带有典型的代理人战争的色彩。

代理人战争的特点之一就是台前幕后总有大国明里暗里为自己支持的势力站脚撑场。最近的一个例子就发生在眼前。12日,就在阿勒颇战事转折之际,一份据信由美国和俄罗斯政府达成的协议通过路透社浮出水面。协议称,叙反政府武装人员被允许以“体面方式”撤出阿勒颇。但随后俄罗斯外交部副部长谢尔盖·里亚布科夫就在一份声明中对此表示否认,他说“武装人员撤离是另外一个议题,还没有达成协议,主要是因为美方坚持一些让人无法接受的条件。”

其实,围绕阿勒颇之战,美俄已经在外交场合多次交锋。虽然都表态支持停火,都表态要打击叙利亚境内的极端恐怖主义,但谁在幕后支持叙利亚反对派,谁在力挺叙利亚政府,又彼此心知肚明,所以总是谈不拢。

明显的一点是,阿勒颇之战拖延4年多未决,反对派能够得到源源不绝的外援是个不可忽视的因素。在反对派武装背后,或多或少都有一些了不得的“金主”。比如土耳其就一直将叙利亚自由军等反对派武装视为重要的支援对象,利用土叙边境的军事运输线频频向阿勒颇的反对派提供后勤及装备支援。从2012年就参战的“伊斯兰阵线”则与等逊尼派国家渊源颇深。阿勒颇邻近的伊德利卜省,又恰好是反对派武装和“伊斯兰国”在叙利亚的大本营,反对派武装分子可谓“背靠大树好乘凉”。

当然,叙利亚反对派多年来的大后台还是美国等西方国家。《简氏防务周刊》的消息称,从2015年11月起,美国分批从保加利亚、克罗地亚等东欧国家运输3000吨军火到约旦,包括AK-47步枪、PKM通用机枪、重机枪、RPG-7火箭筒,以及可以打穿叙军T-72坦克装甲的导弹。这些武器最终由约旦输送到叙利亚自由军手中。还有报道称,美国已向叙反对派提供了“数以万计的步枪、机枪和迫击炮,数千件新的轻型和重型武器,以及数百发新的反坦克导弹”。就连“救国阵线”和“伊斯兰国”,也能不时地获取外援。“救国阵线”不断得到来自南亚、阿富汗、伊拉克等地各“分舵”的“输血”。此外,它还能从盟友——叙利亚自由军手中分取军火提成。另有消息披露,内战爆发至今,通过各种渠道流入反对派武装手里的,还有苏制SA-16肩扛式地空导弹、美制陶氏反坦克导弹、“勃朗宁”M2大口径重机枪、东亚生产的W-85式重机枪和HT-16PGJ肩扛式地空导弹。

当然,眼下阿勒颇的战事尘埃落定,但就在11日,“伊斯兰国”突然重新占据叙利亚中部古城巴尔米拉,使前景重现变数,叙利亚内战会不会在阿勒颇走向转折,是不是叙利亚“内战走向结束的标志性事件”,答案恐怕不是那么肯定。“伊斯兰国”的存在是其中一个重要原因,而在阿勒颇之外,反对派武装依然占据叙境内不少重镇,政府军若想收复叙利亚全境依然需要花费不短时间。

 

题图来源:新华社  图片编辑:朱瓅 题图说明:2016年11月28日,叙利亚亲政府武装人员走在阿勒颇损毁严重的街道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