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解放军一级军士长:比将军还少的“兵王”

2019/9/16 18:25:28

解放军一级军士长:比将军还少的“兵王”

就在国内外媒体普遍关注中国的军衔制改革之时,今年3月25日,《解放军报》上一则几百字的通讯引人注意。“51名导弹精兵带上士兵最高军衔”,标题中提到的“最高军衔”,指的是属于高级士官的“一级军士长”。

“兵王”列阵,思责前行。

这个“最高军衔”到底有多少含金量呢?事实上,在部队中,一级军士长的数量比将军还少,稀有程度比起国宝大熊猫有过之而无不及。通常,他们有一个更响亮的称呼:“兵王”。

 

军衔几经废立

军士长是一些国家军队中士官或军士的最高军衔,比如美军的军士长便分为三级,其中一级军士长为高级士官中的最高级别。而在我军中,一级军士长经历了设立、取消、重新设立的过程。

我国全军和武警部队现行的士官制度从2009年12月1日开始施行,按照当年7月中央军委颁发的《深化士官制度改革方案》,士官军衔从原先一级至六级士官的6个衔级调整为7个衔级。分为初级士官、中级士官、高级士官三个等级。初级士官:下士、中士;中级士官:上士、四级军士长;高级士官:三级军士长、二级军士长、一级军士长,一级军士长为士官军衔中的最高级别。

早在1993年4月,国务院、中央军委就发布了修改《中国人民解放军现役士兵服役条例》的决定,将军士长划分为四个级别,即:一级军士长、二级军士长、三级军士长、四级军士长。这是一级军士长首次被列为军士长军衔的最高级别。

但在1999年之后,军士长的称谓被取消,士兵军衔改为一至六级士官军衔,直到2009年恢复。一级军士长有时也被称作“七级士官”,正是来源于此。


“士官的战争”

查阅公开报道可以发现,一级军士长大多在服役30年后光荣退休。关于待遇的说法较多,不过基本可以肯定与正师级干部相当。

重新设立一级军士长军衔,某种程度上可以反映我军在现代化建设中取得的进步。我国目前实行的是义务兵与志愿兵相结合、民兵与预备役相结合的兵役制度,其中的志愿兵也就是士官群体。在一些西方国家,士官也被视作“职业士兵”。

随着部队开展信息化建设,越来越多的现代化武器装备部队,这些武器不仅性能优异,有些更对操作者的使用技术提出了较高的要求。此时,义务兵受限于服役时间,未必能熟练掌握新装备,士官群体便成了操作这些武器装备的主体。从某种意义上讲,未来战争很大程度上是“士官的战争”。

《解放军报》曾经撰文指出,目前,士官在基层单位已占兵员总数的50%以上,有的高技术部队甚至高达80%。许多士官处在重要岗位,在训练教育、日常管理、技术保障、遂行任务中发挥着骨干作用。

 

兵王身怀绝技

这些“兵王”,到底有多厉害呢?《解放军报》曾报道了几位一级军士长的故事,从中可以看出一些端倪。

2014年3月20日,《解放军报》报道了第二炮兵“常规导弹第一旅”老兵肖长明的事迹。入伍30年,即将退休的肖长明一直坚守在装备维修岗位上,他干的都是“号手墙上无名、聚光灯下无影”的幕后工作,却练就了一身维修导弹的绝活。

据报道,他只要一看发射车尾气颜色就能对故障性质作出大致判断,一摸润滑油黏度就知道机件磨损程度,一听发动机声音就能说出运转状态。服役期间,肖长明先后参加驻训演习、实弹发射等大型任务近百次,维修装备2000多台(套),工作中磨破手套300多双,数十次为导弹腾飞“保驾护航”,带出了技术骨干300余名。

肖长明传授装备维修技能。

 

东海舰队某护卫舰大队莆田舰雷达技师肖湘伟,钻研雷达近30年。当大队舰艇日益老化,新装备尚未跟上时,他琢磨出用导航雷达结合对海警戒雷达来实现防空警戒的办法,在同型舰中推广运用,有效弥补了装备短板。

另外,据《解放军报》报道,这次火箭军新晋升的51名一级军士长中,来自战备训练、国防施工、作战保障等各条战线,他们当中既有10余次将导弹送上蓝天的“金手指”,也有20多年扎根深山为导弹“筑巢”的“老工兵”,还有数百次为“大国长剑”体检的“导弹通”。

由这些例子不难看出,一级军士长大多是服役二三十年的老兵,大多为技术型而非指挥型人才,掌握一门或多门精妙的技术。他们是中国军队现代化建设中不可或缺的人才,发挥的作用不容小觑。

 

题图为火箭军某旅一级军士长、发射车驾驶员谭永文:灵活掌握数十吨导弹发射车在几厘米之间移动,帮带数十名王牌驾驶员,凭借精湛驾驶技术在庆祝建国50周年大阅兵中被评为“全军红旗车驾驶员”。图片来源:中国军网、新华社  图片编辑:笪曦